全球金融市場高度關註的滬港通股票交易17日正式“開閘”,從而將滬港股市連為一體,香港和內地股民可以通過機構購買對方股市的股票,外國資本也可取道香港進入中國內地股市。這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重大新舉措,也是一項有實質意義的惠港及雙贏機制。
  滬港通每日雙向資金流動的額度為235億元人民幣,其中香港股民購買內地股票的北向投資額度為130億元,內地股民相反的南向投資額度為105億元。第一天的交易結果有些出人意料,內地投資的吸引力十分突出,北向投資額度全部用光。而香港股市的吸引力不足,南向額度只用掉16.8%,剩餘87億多元的額度無人問津。
  分析人士指出,滬港通對香港的最大意義在於“通”,它必將給香港股市帶來新的交易額,增強其競爭力。滬港股市合起來已是世界第三大股市,這一跨越式升級的意義將在以後的日子里逐漸顯現。
  但是第一天南向額度剩下那麼多,這的確會讓一些香港人擔心。它說明在內地惠港政策已經到位的情況下,香港社會能把送上門來的利益抓住多少,最終兌現多少,還不一定。中央政府並無法把送上門的飯再喂到香港嘴裡。
  南向額度沒用完恐怕有經濟政治多重原因,但“占中”陰影至今未散的政治原因被談得最多。內地社會對香港的信心有所下降是事實,對香港到底是會較快恢復法治,還是街頭政治從此常態化,很多投資人對此心中無底。
  內地社會現在覺得一些香港人對國家的惠港政策並不珍惜,對香港輿論針對“自由行”等惠港政策出現那麼多批評而感到困惑。由於這些問題的出現,部分內地投資者對香港經濟的未來也生出某種不確定感。
  香港緊靠內地,既與內地在一國之內,又經濟上完全獨立,處在內地與外部世界之間,它參與內地發展的條件與亞洲和歐美其他經濟體相比可謂得天獨厚。香港切不可把自己的優勢當成劣勢來用,不能允許少數人搬起金磚砸著香港的腳。
  昨天只是滬港通的第一天,按照設計,進入常態之後,兩地資金的相互流動應大體是平衡的,北向流動規模只會略大於南向流動。推動這一正常狀態的出現,主要得靠香港一方的表現。在賦予香港特區高度自治權的制度框架下,中央政府把管道架好之後,已經使不上更多的勁。
  有人開玩笑說,香港可不能成為“扶不起的阿斗”,那樣可就糟了。由於香港有很強的法治社會根基,我們強烈希望這的確就是個玩笑,香港會很快擺脫“占中”所帶來的動蕩和信心短缺,它終究要恢復自己正常的樣子。
  部分香港人一直擔心上海等內地城市將帶來競爭,香港的大環境會有越來越多的挑戰。客觀說,來自上海等內地城市的競爭不可避免,有挑戰比沒挑戰更真實,但香港應對挑戰的能力本應是充足的。如今沒有在競爭方面能舒舒服服、四平八穩的城市,上海等內地城市面臨的壓力從來就只比香港更多。香港如果想不付出什麼艱苦努力就能保住自己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,恐怕是天真的。
  香港需要有很強的危機感,而且這樣的危機感帶來的不應是抱怨和沮喪,而應是戰勝困難的勇氣和熱情。國家有強烈的惠港意識,而且一直不吝行動。香港應當接得住這一切,通過不斷創新和再創業來證明自己的確與眾不同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人人為我

awlbx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